张斌说:“如果我没有结婚,真想跟你结婚啊。”

    张斌说这句话当然有真诚的成份在里面,不管怎么说罗小娜算得上是个漂亮的女人,漂亮的女人男人当然想得到手,而且带出去更有面子,放在家里也更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罗小娜说:“要是我却听说张校长你是凭借夫人的力量却当上校长的。”

    张斌心里一惊,以为罗小娜洞悉他老婆常丽和常亚东之间的奸情,而事实上罗小娜不过像大多数人们一样,仅仅知道常丽是常亚东的妹妹,堂妹,一个村里未出五服的堂妹,哪有那么多人知道他们之间的那些烂事啊。如果我不是为了写小说,也不会像一个包打听一样到处打听张斌老婆这些烂事。

    张斌说:“我当上校长当然是凭我的能力,我的教学能力,我的管理能力。总之一个人能成功就有他的必然性。”

    罗小娜笑了笑:“你说你老婆现在能想到你现在这样吗?”

    张斌说:“当然不会想到。”说完这句话张斌抚摸了一下自己裸着的身体,心里不由想起常丽那次跟常驻亚东在那间医院的小房里的情形,心情突然败坏起来了,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划不划算,虽然当初老婆先被常亚东搞了,可是常亚东毕竟没有亏待自己,不但做了自己的靠山,让自己当上了平阳一中的校长,而且现在自己的猎艳已经完全补全了老婆被人玩的损失,可是总感觉自己头上那顶无形的绿帽让人心里难受。如果能够玩到常亚东的老婆也许心里会好受一点儿,虽然常亚东的老婆周慧长得是难看了点儿,可是毕竟是常亚东的老婆,周慧在市教委当教研员,也就是平时下去到平阳各个学校去听听课,然后再评评课,这个职位当然很重要,可是周慧似乎兴趣不大,好长时间了,周慧还没来过平阳一中一次。虽然周慧胖点儿,其实脸蛋长得并不差,而且因为人胖,所以皮肤看起来也挺好的,张斌这样想着。

    罗小娜说:“想什么呢?是不是在想你老婆啊?”

    张斌说:“没有,我想那个黄脸婆干什么?她有什么值得我想的?我们之间根本没有感情。”

    常丽本来今天晚上是不用值夜班的,可是小高打来电话说男朋友来了,想跟常丽换个班,常丽因为张斌又没回来,而且以前去和常亚东约会也经常让小高帮忙,所以也就没有拒绝小高。

    晚上来到值班室值班。晚上来就诊的人不多,本来平阳就是一个不大的城市,而且近年来一般人小病也不愿来医院就诊。坐在值班室里常丽显得百无聊奈,就想给常亚东打个电话聊下天。

    电话通了之后,常丽说:“亚东哥,你现在在干吗?”

    常亚东说:“现在在陪领导吃饭,走不开,今天是星期五啊,张斌不回来吗?”

    常丽说:“别提那个没良心的,我早晚得跟他离婚,现在一个星期回家一次都不能保障了。而且回来也是应付我,根本提不起兴趣来一样。”

    常亚东说:“离婚就算了,千万别离啊,我们毕竟是小地方的人,不能动不动就离婚,离了婚孩子怎么办?还是得多想想。”

    常丽其实也没想离,只不过随口说出来而已,不过她也从常亚东的口气里听出来常亚东是不可能离了婚娶她的,说起来也是很现实的问题,常亚东是走仕途的人,怎么可能动不动就离婚了,再说了就算常亚东不把自己的仕途当回事,可是他们俩人的家里也不会同意啊,两人还是未出五服的兄妹,如果常亚东的老父亲知道出了这么个禽兽儿子,还不把他腿给打断,农村的老爹脾气相当的暴烈。

    常亚东说:“我不跟你多说啦,我还要回去陪领导,这回是市里来考察我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常丽说:“那你忙你的吧,我也没什么事,就是有点想你了,才打个电话给你,也没特别的事情。”说完常丽把电话放下,电话刚一放下没一分钟,又响了,常丽以为是常亚东又打过来了。( 我们校长的风流史 http://www.cuiweiju8.com/2_2704/ 移动版阅读m.cuiweiju8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