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请了十五天的假,现在只用了九天,接下来几天我可以好好休息下了。《+乡+村+小+说+网 手*机*阅#读 m.xiangcunXiaoshuo.org》《辣+文+网手#机*阅#读m.lawenw》每天我和马雪莉通一个电话,她现在在北京正忙着救火,但事已明显不可为了,现在的活动多为后续作准备而已,却也一时回不了江城。

    而我也乐得清闲,顺便把从美国带的礼物给亲友们送送,五龙的电话一直打不通,到了晚上,他才发个短信给我:老熊,我把你的车给搞坏了一点点,现在4S店维修,维修费你先垫着,回头给你,不好意思。原来是因为这个不敢接我电话,没出息的东西。

    唉,我就说车与老婆不得外借,想到老婆,我的心又一疼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我去收了一家房租,12万,加上我在拉斯维加斯赢的,还有以前存下来的工资,我现在有差不多20多万在手,苦逼日子终于过去了。完事后顺道去4S店取车,打算晚上去看看浓浓,明天回老家看看父亲和老姐。

    到4S店我才知道,所谓坏了一点点是多少,所有的车窗玻璃全换了,前盖、四个车门全部重新扳金,前排座椅换掉,驾驶室面板换掉,全部搞下来4万7千多,我在仔细查看车时,修车师傅对我说“熊老板,你是不知道,这车给拖来时,那就象是刚从索马里打完仗回来,我看是你的车,才要求兄弟们好好弄,要不,4万7根本拿不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气的哆嗦着给五龙打了个电话,没想这次通了,他在电话里不吭声,我轻声的说“你能过来给我讲讲这是怎么回事吗?我保证不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过了好久,五龙才说道“老熊,对不起”。说完电话就挂了,我这个气,怎个情况,还跟我摆态度!!我更哆嗦着继续打他电话,没人接了。我那个气,又给五龙老婆陶芳芳打了过去“你家五龙是怎么回事,搞坏了我的车,电话又不的接,他脑子进水了啊!”

    “让他去死!”陶芳芳比我还大声的回了句,我楞住了,等我反应过来,陶芳芳已经把电话挂了,怎个回事?这一家神经病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,我看过浓浓后,正准备回去睡觉。却接到了陈军的电话,我问他什么事,他说想和我聊聊,于是我开着这修的一新的车,来到了胖姐大排档,这是一家很有名气的土菜馆,他家的猪大肠猪血火锅是陈军的最爱,这车怎么开怎么别扭,我打算换车。

    进到三楼角落的包厢里,菜已上来了,正是猪大肠猪血火锅,还有一瓶六年口子窖,他见我来了,也不多说,就满上了开喝。

    干了一杯,他突然问我:“老熊,你是哪天回来的?”

    我有点惊诧,但是回答了“我是十二月三号回来的”。

    “噢,十一月三十一号,你是在美国”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怎么了?这个有出入境记录的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又不说话了,幸好我早已习惯他这个死样。

    几杯酒下肚后陈军慢慢地就开始话多起来,他对我说道:“老熊,我市出了一件恶性大案,你知道吗?”说完,眼睛却盯着我,仿佛要把我一丝一毫的表情都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”我摇了摇头,我真的不知道,但我感觉这事可能与我有关。

    “城关四小的校长,”他顿了一下,“许建风,这个人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就是那个……”就是害郑晴的那个烂人,我没有说下去,我的心怦怦的跳了起来,黑狗出事了,这是我的第一反应。

    陈军点点头,“他被人打残了,”听了陈军的叙述,我才知道事件的过程,十一月三十一日晚上大约9:00左右,许建风在外应酬完回家,走到楼道里,他咳了一声,声控的楼道灯没有亮,一个塑料袋却突然套在他的头上,然后,有人用钝器击打他的膝盖,当他倒地后,那人又用脚猛踩他的下体。许校长悲剧了。

    陈军吃了一会菜,眼睛里有点惧意,接着说“这个凶手无比的专业,击打膝盖、脚踩下体,全是一着即中,行凶全过程不到一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看到凶手的样子,但楼道边有个摄像头,”他看了看我有点紧张的表情,接着神秘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但摄像头被人用弹弓打坏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鸟人!我长呼了一口气,我隐隐知道那凶手是谁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渣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陈军一脸的戏谑“两个膝盖粉碎性骨折,他剩下的人生只能在轮椅渡过了;下体完全烂了”他在说这个的时候,“烂”字有一个拖音,表明了说话的人对烂的内容有多高兴。

    “阴茎还能接上,但两个蛋蛋全碎了,呵呵。”他还在很有意味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那个郑晴的老公是你的兄弟吧?他的身手怎么样?”陈军突然问,我楞住了。( 裸奔的婚姻:人生如戏 http://www.cuiweiju8.com/2_2702/ 移动版阅读m.cuiweiju8.com )